非开挖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非开挖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淘宝商城应该欢迎谁

发布时间:2021-01-20 14:51:04 阅读: 来源:非开挖厂家

前几日我写了篇关于淘宝商城(TMALL)小卖家反对商城续签新政的评论,题目叫《淘宝商城更欢迎谁?》

当时思考的结论还停留在:建站第一阶段的任务已经完成,TMALL进行发展的第二阶段——提升消费体验,所以才要通过新政来主动推进卖家的洗牌,从而在消费者心中树立大店好店云集的中国第一大线上shopping mall的光辉形象。

但是今日与亲历者(小卖家)在微博上交流后,忽然感觉“看山不是山”了。所以我决定尝试重新从TMALL和小卖家的角度提问思考此事——

A)在电子商务的角度,“商城”要接纳什么样的店才更像一个商城,而非“集市”?一定得是那种在线下已经拥有一定品牌知名度大的旗舰店、又或者已经有丰富线下加线上经营经验的专卖店吗?那些从创业早期的规模较小的专营店,完全没机会待在TMALL吗?

尝试回答:一想到TMALL,我最先想到的线下对比是西单大悦城。大悦城拥有最好的地理位置,最火的品牌齐聚,形成良性循环,成为客流汇聚之地。试想一下,把大悦城和“动批”级别的店并排放在一起,似乎还真是两不相沾——前者看不起后者的品质,后者也没财力包装自己与各大名牌挤身一处(虽然减去品牌幻像,实际的产品质量外在设计上也许并无太大差异)。

也许TMALL的管理者们早就做过无数次这样的想象:我自己是一个消费者,假如本周末我决定去逛一下西单,那里有西单商场的韩国城,有中友、君悦还有大悦城,我会去哪里?这可能首先取决于我想买什么——买双新鞋?买个包包?买什么样品质的?再有就是我打算为这天的购物“放多少血”。

假如我想花五六百块买一双从品牌上可以保证品质的鞋,那韩国城显然就不必去了;如果我想去买个很潮但玩两天就丢掉的包包,在中友和大悦城又不见得能淘到的。

由此看来,集市和商城的功能特征还是可以明显区分开的——品牌指向性强的,就去商城,个性化的产品就去集市。但现在,我眼前看到的情景却更像是:淘宝这个“线上商业地产商”如果仅仅是从货品的品质和购物标准化服务上一刀切,东西质量好点的、更容易实现标准化服务的就进TMALL,规模小点、东西差点、服务素质参差不齐又难整顿的就先在集市待着……

这叫集市情何以堪?

在这个问题上,TMALL其实不仅要从小卖家的角度想办法息事宁人,对消费费也同样需要有个交待——TMALL这边在完成大清洗之后似乎之剩下大店和正品,事情倒像是简单了,但消费者应该怎么看待集市?

淘宝需要给消费者一个更为明确的去逛集市的理由,否则就极有可能是自毁根基,虽然不会促死,但也是条无法回归的黄泉路。

2010年,集市数千亿的销售额、TMALL数百亿的销售额——这显然不是令淘宝管理层满意的经营结构。他们应该会希望尽早看到一个完全倒置的结构。毕竟商城的模式才是最有希望的——赚得不仅是卖家的广告费用,还有稳定的佣金。

2011年,淘宝命集市向TMALL的输血的动作似乎越来越没有底线可言了。

输入一个商品关键字所得到的搜索结果中,TMALL的搜索原来被设计在置顶位置,但是与集市商品之间做了明显区格。而今,TMALL与集市店铺的商品被彻底混为一起,同场PK,从销售量、信用度和评价量等参数排名,很多热销品类中,来自商城店铺的产品几乎占领了搜索结果的整个page one……

现在我想问:TMALL最近的状态,是不是有点大跃进?

B)淘宝商城此次提升门槛之举,是不是过狠?还有缓和空间吗?被挡在门外的小卖家到底该不该被同情?

之前的稿子中,我其实犯了一个错误。技术服务费由6000元提至3万和6万两档,这其中是按品类来分的;保证金由1万升至5、10和15万档,其实是“越大越可靠”的店就交得越少,小的专营店(除图书服务和票务等)基本上都要交15万。如此一算,在商城开店的成本提高,并不能简单地将两项中的最低档做3+5的计算。事实上,一个小卖家的开店成本(仅指在年初要上缴淘宝或冰结在支付宝的钱,而没算进货、人工和市场成工)应该是18万元。

从1.6万抬升到18万元。不得不说,这对比的确是太强烈了。

TMALL新政算不算不尽人情用力过猛?

今早我在跟朋友回微博私信时曾想到,如果淘宝此举是深思熟虑、认为这样一步到位是公司发展的最佳途径或必由之路,那我必支持淘宝。因为我信奉在商言商,同意说要先顾自己活好、有余力再助他人的道理,商人与商人之间谈利益协同或有可能但谈感情谈道义最终本质还是利益博弈的招势罢了。但讲到TMALL的例子,我其实也心存怀疑。

小卖家的存在,真的就是正品品质和标准化服务不可逾越的绊脚石穑啃÷艏页鍪鄣纳唐分柿烤兔挥斜鸬姆绞绞迪挚晒芸煽芈穑咳绻茄≡褡ㄓ放普返男÷艏遥赥MALL与那些同类大店之间难道没有公开竞争的机会、而只是恶化TMALL经营秩序吗?

那个在我在微博上聊天的小卖家对我说,有时候小卖家提供的服务比大卖家还好。这一点,我自己做为消费者,也是有体会的。虽然只是单例,不足以举证全局,但是,用新政来将小卖家扫地出门、赶他们回集市,真的是明智之举吗?

淘宝网收费政策悄然“变脸”史

淘宝网在2003年创始之初,曾承诺不向用户收取任何费用,一度成为其打败竞争对手的重要工具,并渐渐赢得了用户的欢迎。但在其8年的发展时间里,淘宝似乎并没有放弃一次又一次地尝试“变相收费”。而几乎每一次的尝试,都会激起部分卖家的反对,甚至几度引发规模抗议。

1) 免费3年政策

2003年5月,马云曾经公开承诺“淘宝网3年不收费” 2005年10月,淘宝公司在北京宣布,淘宝网将继续免费3年。同时阿里巴巴公司宣布,对淘宝网追加10亿元人民币的投资,进一步带动中国电子商务的猛烈发展,并在未来三年通过淘宝网的个人网上交易,给中国社会创造100万个就业机会。

2) 2006年“招财进宝”,淘宝收费试水

2006年5月10日,淘宝宣布了新的增值服务计划:招财进宝。这个举措试图让一直免费的淘宝从网上40多万个店铺中挖掘出现实的收入,被当时的媒体称为淘宝网向“真正的商业模式”迈进的第一步。

“招财进宝”实际上是搜索引擎常用的一种竞价排名服务。网上的卖家为了更好地凸现自己的店铺,自愿出钱购买所售商品关键词,这样,适用“招财进宝”服务的卖家将在买家的搜索结果中按照出钱多少优先显示。

然而,由于部分卖家在使用这项服务后并没有得到预期效果,也有人开始公开指责马云撕毁“再免费3年”的承诺。在接下来的1个月里,这项计划开始被指“变相收费”,一些卖家也开始在淘宝社区中高声反对“招财进宝”服务。2006年5月末,矛盾激化,部分卖家甚至开始组织策划“六一罢市”活动以抵制该计划。最终,面对群体聚集的力量,淘宝在实行网络投票后取消了此项服务。

期间马云曾一再向用户道歉,声称“我们不能、决不会,也没必要破坏自己的承诺”,表示免费3年的承诺没变,并称一定会找到公平合理的收费模式,“我们希望实现让愿意付费的人付费、不愿付费的人永远免费的理想模式”。

3) 2007年,“可选得增值服务”

2007年4月,淘宝网再次宣布,将对2006年新开辟的商城卖家(B2C)提供可选的增值服务。

“为了保证消费者权益,我们向商户收取一定的保证金”。在淘宝发给商户的协议中,将店铺保证金按照A、B、C三类店铺划分:A类店铺保证金3000元;B类店铺保证金5000元;C类店铺保证金需面议。不过淘宝没有在协议中透露划分各类店铺的标准。

根据协议,保证金缴存于支付宝公司,且冻结于商户支付宝账户内。除此之外,商户还需向第三方支付一笔198元信息确认费,用于核对用户的身份信息。

消息传出,卖家质疑声再次四起。

面对当时一些卖家对收费行为的不满,淘宝网新闻发言人说,这项增值服务仅面向商城(B2C),也就是淘宝网上少量品牌经销商,不面向淘宝C2C部分的集市、二手的卖家。他强调,淘宝2005年10月25日宣布的“继续免费3年”的承诺不变,对C2C卖家的服务和支持力度保持不变;并且B2C业务的卖家也完全可以根据自身的需求取舍,淘宝并没有违背承诺。

4) 2010年,修改商品搜索排序规则

2010年7月8日,淘宝更改商品搜索排序规则,通过搜索规则的调整,在被系统认定为重复铺货后,原来一些同样的商品将不会再出现在搜索结果的前几页中。淘宝方面声称调整后的新规将更重视对卖家诚信度及服务质量的要求,以捍卫消费者的利益。当时媒体报道,一些中小卖家反映,搜索新规导致店铺浏览量和交易量下降,而“淘宝修改规则其实就是为了多赚卖家的广告费,所以大家团结起来表示不满”。于是受新规影响的中小卖家开始组建QQ群,号召恶意淘宝点击商品搜索结果页面右侧广告“淘宝直通车”,并于8月下旬到9月初多次赴杭州淘宝总部示威。淘宝方面则强硬回复。马云在后来的一封《为理想而生存!》的公开信中说:“我们是否应该放弃自己促进新商业文明的使命而回到仅仅是一家普普通通的赚钱公司?……我们宁可关掉自己的公司也不会放弃自己的原则!”此次冲突以淘宝坚持调整搜索规则结束。

西游争霸手游

明星三缺一麻将下载

命运战歌手游

仙迹手游安卓版